文学鉴赏

第四十二章 亲情的呼唤司礼监最新章节

作者:本站 | 分类:现代文学| 浏览:33

第四十二章 亲情的呼唤司礼监最新章节

闹了半天,二叔不过是在御马监洗马圈,这要说良臣心里没落差,那肯定是不现实的。

之前,也太乐观了些,总觉得二叔日后能成九千岁,这当口在宫里多少也当混得不错,怎么着也是个“公公”的存在。 如此一来,有血脉亲情在,自己这侄儿定能跟着沾光,连带着家里的祖田也能得保。

然后,便是套路般的抱大腿故事,从此乘风逍遥去,阅尽人间多少事。

哪知,现实却是如此的骨感,别说乘风逍遥了,就是腿毛都拔不下一根。 洗马圈的,他有大腿么!良臣很是感慨,要是头上有老天,他就很想和他说句MMP的话,管他当讲不当讲。

方才那骑在马上的瘦高个好生品尝了骑虎难下的滋味,现在,则是轮到良臣细嚼这味道了。

但,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不管二叔现在是什么人,干什么事,他都是自家亲二叔,日后的九千岁!良臣没有多想,向着二叔发出了亲情的呼唤。

这同时也是爱的呼唤,是人间的春风,是生命的源泉。

只要二叔感应到这呼唤,接受了这份爱,大明的天下从此就会充满真情。

良臣的未来,也将幸福满满。

……二叔听到了呼唤,良臣喊得那么大声,他聋了才听不到。

只是,二叔发懵了。 叔?我亲侄?半响,二叔怒了,他是真的怒了,哪来的野小子敢寻他开心。

“臭小子,你瞎认什么亲,谁是你二叔?”二叔牙气得痒痒,他发飙了,要不是瘦高个拉着他,只怕上前就能痛扁良臣一顿。

论身手,二叔可是积水潭的一霸,拳打混堂司,脚踢浣衣局的主!要不然这帮小太监们能服气他?能跟他混?瘦高个叫陈默,是上个月才从宫中发配到积水潭的,据说是在宫里得罪了人。

因为老是被二叔拉着赌钱,又不会赌,发的例钱输了不少,所以二叔很“照顾”他。 陈默拉住二叔的原因是,他怕二叔把人打坏了,连累他也跟着倒霉。 刚才已经跟着吃了无枉灾,可不能再跟着吃挂落。

“你拉我干吗?快松开!”二叔嘴里嚷着不快,身子却没有再动。

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,况他这净了身的小火者。 他也就是嘴里凶些,光打雷不下雨的。

二叔是在寻思,那少年看着倒是结实,可怕也顶不了他三拳。 万一把人打坏了,要不是挨骂这么简单的事。 司礼监的那位老祖宗家法严着呢。 宫里都把二叔称作“李大傻子”,可二叔觉得他们才傻呢,只是他不稀罕表现自己的精明而矣。

我要是傻子,刘公公能让我过来洗马圈吗!我要是傻子,能隔三岔五有马骑吗?我要是傻子,陈公公能给我面子吗?我要是傻子……“臭小子,这里没你二叔,快走快走,不要让二爷再看到你!”见良臣还跪在那,二叔怒不可遏,作势挥动拳头。 自家这位二叔还真是暴脾气!良臣唯恐误会,赶忙道:“二叔,我真是你亲侄,我叫魏良臣。

”“还敢说!…等等,”二叔“咯噔”一下,挥舞的拳头停在了半空中,一双小眼睛“嗖”的变成了牛眼珠,直直瞪着良臣:“你说你叫啥?”良臣大声道:“二叔,我叫魏良臣!”“魏良臣?”二叔的拳头应声而落,心中没来由的发起抖来,颤抖的声音问道:“魏进德是你什么人?”“魏进德是我爹。

”良臣刚说完,二叔却“啊”的一声大叫,然后一屁股瘫坐在地,吓得边上的陈默整个人跟着哆嗦了下。

这声大叫,听着好惨,好凄凉。

良臣一头雾水,二叔这是做啥,不至于这般激动吧?困惑间,就见二叔捶地痛哭:“大哥啊,你怎么就走了呢,怎么就留下兄弟独自去了呢…大哥哎,我苦命的大哥哎…”二叔竟然,竟然唱起来了!这一幕颠覆了良臣对九千岁的认知,二叔的哭腔很正宗,非常的河北味,就这哭腔,主人家通常得多给两块铜板。 良臣不能让事态再这样下去,他是来认亲的,不是来报丧的!他心目中的二叔,也不是哭丧唱曲的。 良臣站了起来,轻轻走到二叔边,在二叔一把抓住他的手,就要诉说当年的兄弟情时,他开口了:“二叔,我爹没死呢。

”“啊,我知道你爹没死…我大哥还没死呢?”二叔的表情瞬间变得不自然,嘴张得很大。 “我爹还活着呢。

”良臣重一点头。

“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是来报丧的呢。

”二叔身手敏捷,一个鲤鱼打挺坐地上一跃而起,结果没站稳,一屁股又摔了下去。

再次爬起时,表情多少有些尴尬。

他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,开始认真打量起自己这个亲侄儿来。 目光中,有些许疑惑。 良臣见状,忙道:“叔,是我爹让我来找你的。

”然后将手中的信连同自己的户帖一起递给了二叔。

二叔接过,却没有打开,他不识字。 良臣一时疏忽,也忘了这茬。

就在良臣不知怎么办时,二叔将东西交给了边上的瘦高个陈默。 陈默接到手上,打开看了起来。

户帖,足以证明良臣的身份,确认他是来自肃宁,姓魏,家住梨花村。

光这一点,已是让二叔信了八成。 第一封信是二叔自己当年写给大哥的,自是知道内容,听陈默说了大概内容后,二叔已是彻底相信来人是自己的亲侄子了。 “你爹这些年还好吧?”二叔很激动的握着良臣的手,二十年了,整整二十年了,想不到自己的侄儿都这么大了。

“还好,身体硬朗着呢,就是这些年老是想二叔,有时候常一个人呆在屋内对着二叔这封信流泪…”良臣凭空构造了一幕兄长思念他乡弟弟的场景,二叔听后,很是动容。

他以为大哥恨透了自己,这辈子再也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,哪知,大哥这些年竟然如此思念他。

“对了,良臣啊,你这次进京来找二叔,是你爹让你来的吗?”二叔很关心这个问题,良臣忙说他爹有给二叔写信。

二叔忙让陈默将信读给他听。 信中良臣他爹除了叙说多年想念之情外,便是将家中的困难说了,告诉二叔若有可能的话,得想办法帮帮家里。

毕竟,这祖田要没了的话,实在是对不住九泉下的爹娘。

二叔听后,很是苦恼的对良臣道:“皇爷给福王殿下赐田的事,二叔听说了,可这事二叔也没办法啊,……诸位看官,骨头这书是嫩苗,尚处新书期,日更4600字,更新量不算低。

这两月新书期无收入,全靠打赏过日子。

看官们要是看得喜欢,就赏两小平钱,骨头给你们说上一段小郎君大战美御姐的故事。

上一篇:日常生活中的健康小常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最近更新
精彩推荐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