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鉴赏

菱溪石记 - 书巢记 - 记事

作者:本站 | 分类:现代文学| 浏览:17

菱溪石记 - 书巢记 - 记事

  文章首先开篇点题,交代菱溪石的处所、环境,以“溪旁人见其可怪,往往祀以为神”来突出石之“奇”。 然后追溯其源,石的处所原为五代时权贵刘金的园囿。

刘金为吴国杨行密的部将,以骁勇知名。 其视菱溪石为奇物,据为已有。 岁久废圮,石亦湮没。 作者“惜其可爱而弃”,遂辇致于丰乐亭两侧,供滁州百姓观赏。 一石一事,平平常常。

然而作者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其笔触并不停留在对菱溪石客观的、表象的记叙上,而是以“人物之废兴”为契机,由此挖掘出富有深刻思想意义的内涵。

昔日刘宅“陂池台榭、奇木异草与此石称,亦一时之盛哉。 ”而今时过境迁,“及其后世,荒堙零落,至于子孙泯灭而无闻”。

作者于今与昔的鲜明对比中,发出富有警策性的告诫:“嗟夫!刘金者虽不足道,然亦可谓雄勇之士,其乎生志意,岂不伟哉。 及其后世,荒堙零落,至于子孙泯没而无闻,况欲长有此石乎?用此可为富贵者之戒。

”最后一段议论卒章显志,表明了写记的目的,是希望“富贵者”不要因好奇而将石据为已有,其用意是颇为深切的。 由于那些“富贵者”骄奢淫佚,横征暴敛,致民穷财尽,国势日衰。

作者忧心如焚,寄希望于革新。

庆历新政的失败,使作者的抱负无以实现,虽贬官滁州,但并非饱食终日无所用心,而是提出为政“宽筒”的主张。

强调民生之安定,“节用以爱农”,以此缓和统治阶级与人民之间的矛盾。

文章于一石一事所发的议论,正是作者这一政治主张的具体体现。   作者以石为题,通过由此及彼的联想、对比,于平凡小事中,挖掘出治国为政以民为本的深刻道理,可谓于微见著,平中见奇。 作者这一深刻主旨的表达,不以深隐为奇,而是写得浅显平易,“文不雕饰,而辞切意明”。 充分体现了欧文既明白晓畅,又精炼含蓄、耐人寻味的艺术风格。

上一篇:读小说《金翼》:东方乡村社会与家族体系的缩影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最近更新
精彩推荐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