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鉴赏

第509章 就是这个人!

作者:本站 | 分类:现代文学| 浏览:73

  李政开车,带着颜队和陈歌赶往东城派出所。

  路上陈歌一句话也没说,显得有些沉默。   东城派出所用黄玲的手机打电话,说明他们盘问过黄玲,而黄玲很可能将自己供了起来,只是不知道黄玲有没有把104路公交车的事情也一起说出去。

  昨晚黄玲开着出租车回东郊,司机一直在车里,他们后来又遇到了什么事情陈歌并不知情。   现在司机报警,陈歌必须要做好一切准备,不能让事情朝着对自己不利的方向发展。   二十分钟不到,三人就来到了东城派出所。

  “老田,这么辛苦啊,现在还不回家。 ”颜队一进门就看见屋子里有几个警察在交谈,他冲着其中看着最结实的警察说道。   “麻烦你亲自跑了一趟,对不住。 ”田磊给旁边警察说了几句话,然后朝办公室走去:“咱们去里面谈。

”  “好。

”颜队和李政跟在后面,陈歌则在大厅站了一会。

  东城派出所的气氛和李三宝所在的西城派出所完全不同,屋内收拾的整整齐齐,墙角还专门放了两排椅子,左边歪歪斜斜躺着一个喝大的醉汉,右边是一个表情呆滞的老人。   刚才和田磊交谈的两个警察,其中一个在耐心跟老人交谈,询问老人家的地址,但是老人支支吾吾就是说不出来。   另一个警察则撸起袖子,拿着拖把清理醉汉的呕吐物,他皱着眉,很是不满:“人家西城派出所天天负责重案、大案,咱们可倒好,整天不是送迷路老人回家,就是送这些醉鬼回家,咱们可是警察,不是保姆。 ”  “你少说两句吧,这话让所长听见肯定会揍你,没出事还不满意?你是不知道他们西城派出所有多羡慕咱们。 ”旁边的警察轻轻揉着老人僵硬的手,帮助其缓解紧张情绪,促进血液循环,能够看出他绝对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:“小青,忙完了去给老爷子倒杯热水,再把我值班用的那个毛毯拿过来。 ”  “你别叫我小青!”年轻警察将拖把杵在墙边,嘴上很不满:“这跟我想的警察生活完全不同。

”  他朝饮水机走去,看见陈歌仍站在大门口:“他们都进去了,你怎么还站在这?”  “我就是随便看看。 ”陈歌从年轻警察旁边走过,他一副自来熟的样子:“其实你不用羡慕西城派出所,我感觉你们东城派出所很快也要忙起来了。 ”  “忙起来才好,要不身体都生锈了。

”年轻警察看着陈歌的背影,觉得有些眼熟,一时想不起来。   推开办公室的门,几道目光瞬间集中在了陈歌身上,与此同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就是他!昨晚坐我车的就是这个人!大晚上去东郊自来水厂,我早就看出来他有问题了!”  “早看出问题,你怎么不早点说出来?”陈歌也挺无语,自己明明才是最无辜的。   “警察同志,你们看到了没?这人气焰何其嚣张啊!”司机年龄也不大,当时怕的要死,现在才缓过来劲。   “都少说两句。 ”田磊有些头疼,他没想到颜队会过来,这打乱了他之前的计划:“颜队,笔录已经让你看过了,我们也调看了新世纪乐园门口的监控,昨晚确实是陈歌打车前往的东郊。

”  “再往后的监控找到了吗?现在最大的争议点在东郊自来水厂,司机说陈歌采取了某种特别的措施弄晕了他,但是具体是哪种措施,他又想不起来,如果无法确定作案方式,所有指控都很难站住脚。 ”颜队看着笔录,随随便便就挑出了一些问题。

  “东郊自来水厂的监控也被人提前破坏,我感觉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犯罪。 ”田磊拿出了另一份资料:“白天我们找技术部门检查了一下,出租车上的行车记录仪和车载视频都出了故障,破坏手段非常高明,外壳没有任何损伤,这有可能还是一起高科技犯罪。

”  颜队回头看了陈歌一眼,将手里的笔录放下:“你觉得他像是那种高科技罪犯吗?”  “这可说不定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 ”田磊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。   颜队觉得自己说服不了田磊,又看向出租车司机:“笔录上,你说自己是在东郊自来水场昏迷的,但是醒来后却发现自己在东郊一个破旧家属院里?”  “没错。 ”出租车司机很懂得察言观色,他看出颜队好像是个领导,说话声音都低了下来:“我醒的时候,身边还放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电话号码和几个字——我叫黄玲,我住在四楼。

”  “这么说你钱财、手机都没有丢?人家还好心留下字条也没有逃避责任?”  “话不能这么说啊!”出租车司机急的直流汗:“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司机,开着车正等人,然后就晕了,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这事谁受得了?还有那个电话,说起来我就生气,我一开始也没想过报警,当时我心里怕的要死,想要打电话问问情况,你猜怎么着?”  屋内几人全部看向了司机:“电话那边的人怎么说?威胁你?不愿意给你赔偿?”  “这都已经不是赔偿不赔偿的事情了,我的妈呀,我电话刚打通还没说话,那边就跟要杀人了一样,有个女的玩命的喊——救命啊、救救我!然后不等我说第二句,电话就被挂断了。 你们摸着良心说,遇见这样的事情你们怕不怕?”司机情绪有点激动,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   “你说你给那个女人打了电话?她在求救?”陈歌目光变得凝重,也站了起来:“你有没有上楼看看,那个女的是不是出了意外?”  “我哪还敢上楼?这也是我最生气的地方,我以为真出了杀人案,等天亮警察来了以后,去那家一查才发现,妻子患有间歇性的精神病,昨晚是她犯病了。

”  “这点我可以证明,我们跟那个女人的丈夫沟通过了。

”田磊示意司机坐下,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证物袋,里面装着一个手机:“这是那个女精神病的手机,所有通话记录都被人删除了,但是我们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。 ”  他看向陈歌:“那个病人为什么会把你的号码设置成一键拨号?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。

上一篇:第504章 谁杀死了知更鸟(上)     下一篇:第50章 杀意,你的秘密
最近更新
精彩推荐
友情链接